刀笔恶人

我见诸君多有病,料诸君见我应如是。
封面来自@旌阿川

又一次深夜答题。
提问这个还让我有点难回答,提前说明一波,以下任何解读纯属猜测,只通过墨香在各个社交平台以及晋江留言加以个人的认识和理解,与实际墨香为人没有任何关系!仅代表隔着网线的印象!
看秀秀的第一本书是渣反,之后觉得很带感才马不停蹄的去看了魔道,我看文一般不会去关注作者的,但魔道里一些价值观感觉很有趣,也难得能见到把观点表达的这么明白的作者,好奇去微博看了一眼。第一印象觉得挺高冷的,话不是很多,很冷静也很客观,喜欢自己背锅,有点圣母情节(非贬义!),又有点莫名的潇洒,自带一种“反正我能写的都写完了怎么理解是你的事”,后来等天官完结了一路看下来,对秀秀的印象也有了一个奇妙的转变。
她其实不高冷,...

【忘羡】偷狗

cp 忘羡

*原著向,十年后,忘羡夫夫重回云梦的故事

*高调双杰友情向,低调忘羡,请自避雷

*
那是他们最好的时代。

白雪名声,轻衣纵马,少年游侠。掌心翻覆,剑下枯骨生血花。

临江酹酒,敬这天下炎阳陨落,久旱缝露霜。

再一杯,敬他肝胆相照。

敬他们年少无双。

*

屋内烛火摇曳,魏无羡隔着满眼泪花,面无表情地瞪着对面横眉倒竖的老头。

老头其实不可怕,就算他声如洪钟,就算他脾气火爆,就算他一副要把魏无羡扒皮拆骨的样子――

他也不会汪汪叫。

魏无羡的目光不自觉的滑到老头身边趴伏的大黑狗身上,头皮一阵发麻,牙关喀喀作响,几乎整个人贴到了蓝忘机身上,只差拔腿就跑,“蓝蓝蓝蓝湛湛湛...

【忘羡】凡仙

cp:忘羡
*古代半架空,年上,叽养羡,老套的转世梗
*ooc啊真的ooc啊!
真的看不懂的话……指路 @一头好人 我滴心好痛……)
1

新庙建成的这一天,下了足足三日的大雪忽而停了,老道士捋着山羊胡子,一脸高深莫测,说这这是天公作美,大吉。

新铸的神像就停在村外的小山头上。这神像需得给人拜过了才入得了庙。天还未亮,天地之间,唯有北风呜咽,寒星数点,不见人烟。老道又说了,也不必着急,等等罢。

做工出力的伙计便不好再说什么,三五凑了一团,缩着脖子抄着手哆嗦。一人挨了过来,冻得嘴皮子都不利索,“道长,敢问这庙里供奉的是哪路神仙?管的是什么事?等哪天得了空,咱也来拜拜,求个仙缘!”

老道瞪他一眼,斥...

最近废话格外多系列……那个,陪我说说话吧!
想知道关于自己文的一些东西,看法,优缺点,给人的感觉,什么都好!
九月时候好像陷入了麻木状态,其实有在写,废稿都有1w+了,写出来的东西自己都没眼看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忙了,有时候手头的事情做完,脑子里一片空白,什么想法都没有。感情还在那里,堵得难受,搜肠刮肚却找不出文字来表达,不知道算不算瓶颈期,好像不是我在写文,是我的文在牵着我走,把一切都搞得一团糟烂。
每天都累的一动不想动,真的是头要炸了。
希望大家以后慎重学理。
希望大家以后能生在人少的省份。
唉。

一觉醒来感觉有点小心酸。虽然我一直和秀秀有一个同样的理念,作者就是要靠文字来与读者对话,自己解释自己的文字让我觉得很失败……别的倒没什么,但我不想有姑娘歪曲最近这篇文的意思,所以稍稍说几句哈。
写这篇文最初的想法是在几个月前陈情令与孟子义那时候,大家铺天盖地的辱骂让我觉得很震惊,很害怕。当时对陈情令有一点点失望吧,但去微博看了看,也没看见有什么确凿的证据能说明什么,好像全凭一个突然冒出来的人说了几句,大家就对一个根本不了解的女孩子充满了恶意。这个圈子里有很多年纪不大的姑娘,我有时候会很多管闲事的担心她们会不会有了这么一个观念:我喜欢他们,你不喜欢他们,或者你做了让我不开心的事,我就要骂你,咒你全...

师父死的那天,雨下得很大。

他老人家活了一百多岁,无疾而终,一伸胳膊一蹬腿就驾鹤西行了。人生百年,该算是喜丧。

于是出殡那天,在漫天乱飞的黄纸冥钱里,在哭天抢地的众多师兄弟里,我很是抢眼且不合时宜地笑出了声。

后来,我就被逐出师门了。

我溜达着下山去了。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本门的规矩只有一条,门中弟子,永不得入世。师父生前,没人敢下山,有胆子大的只一提,也被师父笑眯眯一句,“你试试”给吓回来了。于是,我便成了本门百年来最富反叛精神的一名弟子。

我在山上漫无目的走了一天,天色暗了,才走到山脚那块巨大的石碑处。一抬头,满天星辰,似乎比在山上时见到的要更明亮,也因此更寒冷。

感慨完再低头...

女神篇真的是我自己很喜欢的题材合集惹,只可惜自己功力不到写不出什么东西来QAQ,谢谢喜欢这篇文的姑娘们能看到我的羡我的叽感动到泪流满面!!爱你!!

南野之风:

@刀笔恶人 只是想悄悄地...给阿错看张图图...背景参考网图...)阿错的文很贴近现实,主题也很深刻,比心灵鸡汤还美味!表白阿错!(这张图的灵感:据说人死后会变成星星,那么我头顶的这片星空,是不是有你的光辉。)

我兄弟魏哥是个狠人,刑警,牛逼的不行。

但牛逼的魏哥有个不那么牛逼的爱好,甚至有点难以启齿。他喜欢穿女装。

对,就是那种穿在小姑娘身上,赏心悦目的蕾丝纱网蝴蝶结,粉嫩嫩的。虽说魏哥穿着也挺……赏心悦目,不开口说话根本没人能发现这货胯下居然有大鸟,但是做兄弟的,怎么看怎么别扭,浑身拧成麻花的别扭。

魏哥说,你们年轻人,要学会欣赏和接受美,不能因为你们想穿而不敢穿就歧视我,懂吗?

他说这话时,穿着一条藕粉色的吊带纱裙,白色的小高跟踩在警局办公桌上,假发嫌热,拎在手里还没来得及戴上,另一手夹着根烟,似笑非笑地揽着两个哥们的脖子,勒得俩货真价实的猛 男脸通红。

然后把进门报案的大妈吓得当场晕...

一个很傻的文评!

(回过神来就已经这么长了我不知道我废话这么多!打扰老师! @肖乘月
给肖乘月老师的文评:
看了很多太太给肖肖(可以这么叫吗!)的文评,实在自愧不如,感觉连给人写文评的资格也没有。我是个比较感性的人,说话没逻辑,举不出什么例子也引用不出什么典故,一切凭感觉来,如果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,多多包涵啦!

我喜欢有灵性的人和他们笔下的文字。

肖肖是我近期见过最灵性的人了,这个灵性的概念,我也不好说,大概是一种独属个人的气场。这样的文字一入眼,就感觉万物皆空,一切乱七八糟的想法都被抛之脑后,眼前只剩下这一行行短短的铅字,让人无处可逃,心甘情愿为之俘虏。

我是个看文相当挑剔的人,挑剔到我自己都嫌。与肖肖...

【忘羡】外头刮台风呢你们在干嘛?!

cp忘羡
*极限摸鱼狂草,我随便写你们也随便看,别太当真!

1
魏无羡活了二十多年,头一回遇上台风。

手机上各种app发来的亲切预警此起彼伏的响个不停,魏无羡抬眼看了看窗外的晴空万里,内心对台风兄没有一丝敬畏,甚至还有点兴奋。

“蓝湛我跟你说,这么多年了,我从来没见过台风哈哈哈哈!会不会下雨啊,今年真的见鬼热的我快化了!正好咱们可以去拍雨景……”

蓝忘机是个地地道道的南方人,“没见过台风?”

魏无羡兴奋道:“没有啊这东西哪轮得着我们北方人!”

蓝忘机“嗯”了一声,思忖片刻,放下手机拿起沙发上的薄外套,对魏无羡道:“我出去一下。”

魏无羡应了一声,头也不抬地挥挥手。

十几分钟后,他对...

12345
©刀笔恶人 | Powered by LOFTER